zonic:我曾尝试推动ZywOo学s1mple的打法,他太温和了

在CS 1.6中,zonic是mTw队中的最强丹麦选手之一。在CS:GO中,他与Astralis赢得了4个Major冠军,并在Vitality赢得了另一个Major冠军。在CS 2中,他似乎已经开始做副任务——他接管了Falcons的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,试图将其带到顶峰。

zonic在别墅杯期间接受了cyber.sports.ru的采访,以更好地了解他的想法并讨论他职业生涯中的主要成功。

zonic:我曾尝试推动ZywOo学s1mple的打法,他太温和了

一年前,你说过将dupreeh踢出Vitality是你整个职业生涯中最困难的决定。现在他又回到了你的队伍中。这完全是你的主意吗?是什么让dupreeh如此独特?

zonic:将他从Vitality中移除真的很难,因为他做了我们要求的一切。此外,我们实现了赢得Major的目标。但同时,我觉得他没有继续前进的渴望。这个想法其实是在dupreeh状态开始下滑前换掉他。dupreeh不该被这样对待的,但有很多其他情况影响了这个决定。

flameZ的合同即将到期,Vitality可以在上面投资大量资金。因此,我们可以选择换上flameZ,这位新星选手与dupreeh拥有相同的角色。或者他们可以等一会儿再替换dupreeh。但当时,俱乐部可能没有钱去签多一名选手了。

现在dupreeh又回到了我身边,因为我需要他帮助构建战术体系。因为从这个项目一开始,Falcons就有很多动荡——从那个与BOROS的换鼠标vlog到我们在RMR锦标赛上的表现。所有这些都带来了很多压力,尤其是考虑来自ENCE和Vitality的选手,去年这两个队非常成功。此外,我们加入了来自沙特阿拉伯的组织,很多人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。所以现在我非常高兴dupreeh在帮助我们。此外,他在CS 2中的表现比在CS:GO中好了很多,让我十分惊讶。

你与丹麦CS的天才——gla1ve和karrigan合作过。他们的指挥与你现在在Snappi身上看到的有什么不同?

zonic:对gla1ve来说,所有问题的答案一直是一个——体系。他的队伍中总是应该有体系的。同时,karrigan的打法更加具有创造性。我们可以和他训练两个星期,然后在正式比赛中他会找到一些新的打法。我很难与karrigan合作,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用这种方法进行准备和训练。同时,在现代CS中,你总是需要适应,所以现在在理想的队伍中你需要把这两种方法结合起来。

我认为Snappi是这些风格的完美结合。Snappi喜欢结构并提前准备很多小套路,但同时,他对训练有非常创造性的方法,总是找到新东西,开发有趣的假打动作。

你认为未来谁会是最好的教练——gla1ve还是karrigan?

zonic:这取决于我们讨论的角色是什么吧。如果我们谈论的是一个主教练的角色,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gla1ve。但如果我们谈论的是战术和适应当前版本打法,那么karrigan在这方面非常强大。对某些选手来说,与gla1ve合作会更方便,对其他人来说和karrigan合作更舒服。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。也许device认为我是他最好的教练之一,而karrigan认为我是他最差的教练之一。一切都取决于两人间的化学反应以及性格如何相互融合。但我认为两者都可以成为伟大的教练。

你认为比你更自由的教练合作对karrigan来说更容易,而没那么适合与像你这样体系化的教练合作吗?你们没有合作正是因为你所说的风格不一致?

zonic:我认为现在与karrigan合作对我来说比当时容易得多。主要是因为karrigan现在的风格更适合现代CS。当时,我不同意他的观点,我更接近于gla1ve的体系化CS。现在这种体系是用不了的的,因为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左右推进,进行冒险的赌点和前压。在Astralis的时代,我们只是清晰地占据地图,等待进攻,投掷道具,制造击杀。当时一切都简单得多。

我们都期待s1mple为Falcons首次亮相,但他只在Falcons打了一场比赛。你对与s1mple合作的印象是什么,你会给他未来的职业生涯什么建议?

zonic:首先,我要先明确这一点,邀请s1mple担任替补并不是我的决定。一个来自Falcons的人来到我们这里,说我们可以租用s1mple一个月。由于这一切发生在我们失败的RMR锦标赛之后,整个团队都崩溃了。也许s1mple在和队友们一起比赛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。但总体来说,这很有趣。s1mple是个好人,是个好的职业选手。他总是按时参加训练,指出选手们的错误——而不是以毒舌的方式。他有自己的性格,我喜欢这一点。我喜欢我们与他短暂的相处时间。

我希望s1mple能回归CS赛场。没有他的CS赛场变得蛮无聊的。他应该在最好的比赛中出场,但不要指望他能恢复到以前的个人水平。device还有可能回归到以前的巅峰水平把,但这真的很难。s1mple习惯了胜利,但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打比赛了。也许他期望回到NAVI的首发席上,但现在NAVI刚刚赢得了Major,对B1ad3来说很难在夺冠后做出变阵的决定。也许NAVI在没有s1mple的情况下做得很好。反过来也一样——也许s1mple也应该找到另一支队伍重新开始。

zonic:我曾尝试推动ZywOo学s1mple的打法,他太温和了

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同时执教过ZywOo和s1mple的教练。我们知道他们在性格和风格上有所不同。但你发现他们有什么相似之处吗?

zonic:很简单。他们都是队伍的X因素。是的,有时Magisk会做一些很酷的事情,你会觉得,“哇,那是一个很棒的回合。”但森载这两个人有一种特殊的光环。现在我只会把m0NESY和donk也放进这个类别里面。有时他们先拿到一个击杀,你已经明白他们会赢下这个回合,再拿3-4个击杀。我在ZywOo和s1mple身上都有类似的感觉。其他人在类似的回合中都会死,但这两个人不会。

在性格方面,是的——你不太可能找到两个更极端的风格呢。事实上,我甚至试图推动ZywOo更频繁地使用s1mple的风格。至少去试一下。因为我觉得2022年的ZywOo太善良和随和了。我告诉他,他需要对队友提出更多要求,他需要更频繁地感到不满。我说服他,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职业生涯荒废掉。因为每次输比赛后,他只是平静地说:“没关系,下次我们会赢。”根本不是这样!你为什么不生气,你为什么不沮丧?

在2023年,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。ZywOo变得更独了,他发展了自我。他还开始接受更多的采访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很高兴看到ZywOo发生了变化,他开始承担更多的责任。

你一直被认为是社区中的纪律之王。你认为自己更像是选手们的慈父还是严师?

zonic:一个好教练应该是两者兼具的。但最近,我绝对不是选手们的慈父,哈哈。我变得更加严格和苛求。但在团队不按计划进行时,这才是正常的。我喜欢在两种风格之间找到平衡。这可能需要时间,但当你与选手们有协同作用,当他们为团队做必要的事情时,你就有了一支真正强大的队伍。

但现在,我只是尽力做到最好。有时我太善良,有时我太严格。这一直是我的哲学,我不喜欢仅仅因为错误就打选手的头。我尽量给他们选择的自由,只有在没有效果的时候才干预。

在上一个Major之后,每个人都在争论历史上最好的教练头衔,究竟是你还是B1ad3。让你在两者之间做选择是不对的,所以我问另一个问题。你认为他可以从你身上学到什么品质来成为更好的人?反过来,你希望从B1ad3那里学到什么教练品质?

 zonic: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。当然,B1ad3一直以他的战术方法而闻名,他在这方面很出色。我在这方面肯定不比他好,我的方法更为一般。我认为,如果我们谈论的是与选手合作,创建结构和团队中的协同作用,那么也许我比他更好。但无法确定。教练的工作是找到选手中可以被影响的那5-6-10个百分点。当比赛开始时,我们无法做任何事情来拯救比赛,这取决于选手们能否完成任务。当然,我们可以暂停并给出一些指示,但这并不像我们在比赛前的准备那样重要。

我认为我在创建体系方面更擅长吧。同时,我需要愿意服从选手们自己提出的意见。而B1ad3的话,看起来更像是将选手引入他的体系当中。

zonic:我曾尝试推动ZywOo学s1mple的打法,他太温和了

你说过你想成为CS界的Alex Ferguson(前曼联主帅),执教同一俱乐部的不同阵容。但几年前你离开了Astralis,现在你离开了Vitality。你还怀有这个梦想吗,还是现在更像是Pep Guardiola?

zonic:如果可以,我会一辈子留在Astralis。不幸的是,发生了一些我无法控制的情况。现在我不后悔任何事情。现在对我来说,重要的是赢得CS2的Major冠军,这样我可以说我在1.6、CSGO、和CS2中与不同的队伍都夺得Major冠军了。我很享受在Astralis和Vitality的时光。即使现在,尽管开局艰难,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会建立起一支队伍并实现我们的目标。

你让电子竞技变得更加专业。你认为我们还需要从大型体育运动中借鉴什么才能达到新的水平?

zonic:我觉得电子竞技正在逐渐成长。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借鉴大型体育运动中的所有东西。有很多可疑的东西是我们不需要的。如果电子竞技需要借鉴传统体育的任何东西,那就是对待转会的态度。

假设我们现在对某个选手感兴趣。比如说fnatic的KRIMZ。假设我真的想得到这个选手。然后我们去fnatic,说我们想要买他。我们可能被告知KRIMZ不卖,然后我们就会退缩,因为我们不能直接与选手沟通。但同时,fnatic必须告诉KRIMZ我们对他感兴趣,但俱乐部并不总是告诉球员这些,所以我们不确定信息是否真的传达给他们了。因为如果KRIMZ收到了我们的意向的话,那么转会就会变成选手和组织之间的对话,也许电竞选手可以说服俱乐部进行转会。

但现在队伍往往拒绝谈判或者提出过高的价格。例如,我们可能被要求支付200万欧元才能买下KRIMZ,仅仅因为俱乐部知道我们来自Falcons。这很令人恼火,因为基本上我们被迫直接与选手对话。如果我们建立一个明确的系统,有休赛期,有转会窗口,那会好得多。我认为明年会更加困难,因为会有很多新比赛。一切都会变成真正的丛林。

尽管你赢过Major冠军,我最激动的记忆与2016年ESL One科隆比赛有关。那时你必须替补住院的Dupreeh,结果你们意外地打进了淘汰赛。你现在职业生涯中最激动的时刻是哪一个?是其中的一个Major夺冠经历还是其他?

zonic:该死,是真的!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。我应该得到更多的报酬的,因为我自己上场打了那场比赛,哈哈。

zonic:我曾尝试推动ZywOo学s1mple的打法,他太温和了

说到情感时刻,我立刻想起了两个。当然,这是与Astralis一起赢得的第一个Major冠军。对我来说,这是在CS:GO中的第一个大胜利,我在比赛前两周有了一个女儿。我必须去亚特兰大,所以起初我有些矛盾的感觉,因为我不得不离开家人去参加Major。但最后,我非常高兴能赢得胜利。

第二个时刻是在巴黎与Vitality的胜利。因为一年前我的母亲离世了,这对我来说非常困难。而且,每个人都怀疑我转会到Vitality的决定。我的主要特点之一一直是悲观主义。这是我的优势也是我的弱点。当我们失败时,我会想我只是运气好在A队拿了几个冠军而已,只是当时的A队阵容太好了罢了。哪怕把佩普放在诺里奇当经理,他下个赛季也不会赢得英超联赛。

所以我想向所有人,包括我自己,证明我可以与Astralis和Vitality一起赢得Major冠军。而第一年我们很艰难,我们打得很糟糕。当时,我已经有了优秀的选手,我不会否认这一点。但一旦我们拿下Spinx,我们就有了一个准备赢得Major的争冠阵容。作为教练,我想处于这样的状态。你只需要处理比赛中的问题,而不是场外的困难。

你觉得自己10年后会在哪里?

zonic:退休了。

你认为你不能执教那么久吗?

zonic:很难说。但10年后我肯定会退休。

赛事热点

OverDrve:Cloud9将签下interz,亦或解散阵容

2024-5-24 9:31:34

赛事热点

HLTV:生死局Rating剖析,谁是大心脏谁又是软脚虾

2024-5-24 9:33:24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